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危险关系  

2016-03-16 12:27:57|  分类: 時光茚°__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雨天本身是不讨厌的,夏天的倾盆大雨就很舒爽,雨后清新的空气,充满着氧气的味道。大风天本身也是不讨厌的,束起马尾,也无所谓吹起的刘海遮不住宽大的额头,毕竟,风也没大到出门危险的地步。大冷天本身也是不讨厌的,标配的厚外套和围巾之后,也能感受到浑身的暖意,若是有手套和雪地靴,就更无所畏惧了。

但是三月的这天里,理应是春暖花开的样子,却变的雨是风,风是冷,冷是雨,彼此都不像是原本的自己了。楼下的星巴克外围停满了电瓶车,无声的和不提供车库的物业抵抗,只有在晴天的时候,它们才会被停在并不茂盛的香樟树下。转角的二层的排水措施总是纰漏,从屋檐外侧倾泻下来,在风的作用下,便控制不住,朝着东南方洒得跟瀑布似的,尤其壮观。

不知道像这样每周都是四季的日子还要循环多久,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关了飞行模式看天气预报,琢磨穿着,但基本都是受冻的。因为在上周末气温到20+的时候,已经撤掉了所有毛绒绒的被子和床单,清洗了厚的外套和睡衣,收起了雪地靴和围巾手套,于是整个房间都变得轻盈起来,一种类似初夏的气息弥散开,阳光透过朝南的玻璃窗,充斥,装满,于是看得见灰尘的样子,也听见风铃的声音。而如今,就只有瑟瑟发抖的份了。

————

有些人,就是不常见面,也不寒暄,但是一碰头,便会聊也聊不完那种。就是,说一句“我突然想喝酒了”,就会出现的这种存在。然而现在也一直在抑制“我突然想喝酒了”的念想,于是后来就淡了,逛超市的时候也不在酒柜边溜达了。这也算是我少有的出格的爱好之一的淡化,至于熬夜什么的,我已经基本放弃了,在某一天熬夜后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脸,像老树皮一样看不下去之后。且在过年期间按照女神的生物钟生活了两天,竟奇迹般的有所改变,到现在,半夜对于我来说就真的是半夜,而以前,大概才是一天刚刚开始兴奋的时间。

S说我的烤饼干就跟烤象棋似的,建议我把表面的大杏仁换成“車”和“馬”之类的刻字。我笑笑,反正总是,甚少能从S口里得到好评的答复。比如我曾经还笑过S对其他人的评价,“好好的鱿鱼硬是被烤成了鞋垫”。

有些人,就是考验自己作贱程度的存在,可是当一切理由都变成“是自愿的”,还有什么劝慰的呢,唯独,自我救赎。本来没有人是应该卑微的,却的确活成了看上去是一副讨好的模样。虽然镜子不藏秘密的反映出最真实的自己,可惜它不会说话,而嘴巴却会骗人,耳朵还有过滤功能,大脑的思维会混乱,最后,连镜子的表情,都虚虚实实,辨不分明了。

错把速溶的咖啡倒进了温水的杯子里,表层的水迅速的变了色,由上至下的渐变,粉末沉到杯底,化不开。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我拿着另一杯刚倒的热水恍惚发呆。

昨晚走在市区的梧桐树干下,冷的无处躲藏,觉得路边栅栏都斜了,红绿灯也歪了,taxi偏离了快车道,我的视线也迷糊了,眼前都是风,无形的,头发在乱飞,东南西北毫无章法。我不知道把手放进上衣口袋还是缩进袖子里更暖和,容不得我思考,也无心看路边风景。因为在夏天的时候,下班走在这条街上,最爱抬头看梧桐叶缝隙间透过的路灯光了,我就爱这些花啦草啦叶子啦,和太阳光灯光各种光啦,特别接近自然,和鲜亮的东西。

 Y从台湾回来那次带了许多零食特产,好几盒子。拿来的当天,每个盒子都被我们开了封,一样尝一点,都是甜味重的。后来就被我堆在简易的电脑桌下,放了也许有一两个月。不到半米高的桌子上是电脑和水杯,底下有个箱子,就是专门放零食用的。那也是Y和我最后一次和平相处的日子,我是说,在我们又能和以前一样和平相处之前。联系中断过一阵子,躲避血腥暴雨,放晴之后,发现各自已经习惯了路人模式。Y和我之间并没有大吵大闹,也不会撕破脸说着老死不相往来之类的话,没有冲突的导火线,但就是必须要分开的剧情,不容反驳,也好。

再后来,看到一些不和睦的关系,都无非一个“争”字,争占有权,争主导权,争主次,争好坏,争高低,争一个“非要比你好”。

确实挺累人的。

而我,如果想在S那争个比象棋好一点儿的评价,也确实挺累人的。

所以,我更享受揉面和压模的乐趣。 : )

2016.03.10.04:57p.m

————

被约,被爽约,邀约,又被爽约。

关于男生和游戏的联系,大概就如同女生和淘宝,虽不以偏概全,但也情理之中。既然是没有对错的,就无所谓原不原谅了,我在17层朝东的高楼打发了大半个下午,如果天气好的话,说是能看到东方之门,而当时我最远的也只看到了石路的茉莉花酒店,近处的居民楼整整齐齐的排列,统一的高度和颜色,一片是淡的粉色,一片是淡的灰色,一片是稍微深一点的朱色,还有些不规则的,就是零星的店铺了。这是一个复合式的工作室,楼上美甲,楼下美发,除了各种药水的偶尔刺鼻味,还算是一间欧式简约的温馨屋子,爬藤,吊灯,白色做基底,可任意选择冲泡的花茶,对了,还有尤其不给力的空调,只有在出风口才能感受到的有限温暖。

已经成习惯的,抱着“下次也许不会再来”的心态,晚餐选择了占据影院边上天时地利位置的C店,人气这东西,除了繁杂巷子里探寻出的美味,就是三五人群为了省时省力而堆积出来的了。只是遗憾,没有吃到念想中的酱骨头。二三十公分间隙的隔壁桌,坐了一细胳膊细腿,食量大概只抵我三分之一的美女,的确,食量大并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尤其是,一吃就胖的我这种。美女对面坐一复古系男子,特别像旧上海滩的富家公子,修身的淡条纹西装马夹,标配的手表和领结,以及,总被称作是聪明标志的左撇子,也是象征性的动动筷子和勺子,特别对比D和我两个人消灭五个主菜的轰轰烈烈感。

 

 

蔓越莓的饼干是樱花的模子,葱香饼干是梅花的模子,只是奶酥是手搓的扁圆形,还有一些,不知是因为撒了可可粉,还是真的烤焦了,分不清。

去年夏天,我忘记指代字母是L还是Q,说喜欢笔直的瘦长腿,可怜我三不沾,还说会做甜点的女生才叫女生,于是我一冲动买了烤箱,但无非是烤烤面包,烤烤包子馒头之类,完全就是微波炉的替代。反倒今年,不知受了什么刺激,陆陆续续买回一大堆食材和工具,希望自己能脱离黑暗料理界。所以后来我想,人为什么会进步呢,除了自己真的积极向上,追求上乘人生以外,就数安放于小心脏里的那个喜欢的人了,愿为之把自己变更好的那个人。

虽然到最后,我并没有做之前提及过的提拉米苏。

————

即使最后都是没关系,中途也需要一些对不起。

即使是出于自愿,如果有回报的话也会更开心。

如果真心话一定会伤人,那么不去问,也不用回答,这样会不会好受些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