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大叔说不要叫大叔  

2015-10-07 04:16:32|  分类: 無效籤°__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的路灯照的我睁不开眼,从挡住的手指缝隙间看,看到S不怀好意的笑着,我想原来是他不怀好意的玩弄着自己手表的镜面,就像以前小学生的时候,玩弄着反射太阳光的镜子一样,我学着他的样子伸出手去找灯光的反射点想以牙还牙,未果,我赌气的收回手,觉得自己笨的可以。

若说我一定要为自己最近的语不成篇找个理由,便是以上的场景了,只是期间我诧异的是,当你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个伪文艺的时候,才发现文艺很难,安静也很难。当时我托着腮看着对面的S,在心里演练了许多遍的问题,到最后,终究无言。

昨天半夜里我独自走在去全家便利店的路上,期间穿过了两个红绿灯,靠近一个工地,也踩了一个水塘,污水溅起的时候,身边正巧有空的taxi开过,他鸣笛示意我是否上车,我抓紧了双肩包的肩带,低头佯装勇敢的面无表情走过,心里却小鹿乱撞,我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有害怕的东西,玻璃瓶在背包里发出的清脆碰撞声,好听也让人恐惧。

我关心的东西之一,大概是原本以为寥寥无几的人知晓,却发现秘密都是无意中公开的,通俗点说,就好比爸妈翻到了小学时期记载着小情愫的日记本,不论我如何狡辩,他们都仿佛看穿一切的姿态,只是,代沟十几年的差距,真的可以凭看就能看穿一切么。而人,真的可以凭并不生动的独白字句来了解另一个人么。

现代的购物中心不再是四四方方的形状,我不能再凭自己的单薄记忆左拐右拐而到达目的地,反倒相信百度地图,真的比自己脑袋好使。白色面板的触屏手感不错,观光电梯贴心的把半身以下的玻璃贴了磨砂的保护层,所以不论是短裙还是超短裙,都减少了走光的风险。

S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乖”,毫无痛痒。

当时的我花了十分钟来纠结便利店没遇上可以给甜筒的冰淇淋部分绕上四五圈的店员、妥协的是收银的男生最终愿意给我们额外的巧克力酱,我把它从好看的冰淇淋形状舔成蒙古包的式样,一路从喉咙冷到心窝。

我以为最好的状态便是,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所以我们在一起。但是遇到的单相思状况太多,所以对比出“彼此相互喜欢”是有多么难得,至少在今天以前,我以为自己是幸运的,因为我以为我们在一起是因为彼此喜欢,是自发性质的。我并不擅长表达,所以所表述的大部分,都已经是我尽量所想的了,至于辞不达意的部分,我也只能用自己蹩脚的解释来圆满,看似有心机的作为,事实上真的只是因为笨而已。

后来经常变为我话题一个梗的是,蛋蛋说,我此生做的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和你坐在一起开莫名其妙的发票,当戴着羽毛尖顶帽子的店员再三确认说发票抬头要开“鸡蛋”的“蛋”两个叠词而我再四的肯定的时候。今天我开了另一个奇妙抬头的发票,同伴们都笑笑,大家的杯子里均匀的剩下了五分之一不到的啤酒,蜂蜜味道的啤酒颜色淡的可以,小麦味道的啤酒香味飘到我鼻子里。当然我想把自己随时随地的情况播报给S,但似乎对方并不是多感兴趣,于是我把暗了不再亮起的手机搁到一边。

胶囊的药丸被我用带气的葡萄味水冲下了喉咙,本来还想打趣自己说,终于做了个吃药的孩子,却意外的沉默了。我记得我的表情一定看上去是笑着的,大概也仅仅是看上去是笑着的了吧。当时是晚上九点不过十分钟,我照例像往常一样缩在副驾。我有许多自己消化不了的东西,总觉得文字可以消化,文字消化不了的东西,总觉的时间可以消化,时间实在消化不了的,我只得说出口问S,然而得到的回答大多是“我不想说”,或者是“你别想太多”,所以看似问题到这里是掉链子了,实则是,我打消了自己好奇的念头,“不想说的”,总有一天会愿意坦白,“你别想太多”的,我正在想办法,把时间充实给胡思乱想以外的东西。看书写字画画之类。

我像一个大人一样,概括出“我觉得我们都是缺乏安全感的人”,语气深沉的一反往常,照例,对方听后没有回答。他总是如此,我便已习惯,不是默不作声,就是反射弧超长的回答一句,你刚说什么?若是以前,我一定会以怪异的语调反问,怎么总是这样得不到回答,然后撒娇淘气,非要一个结果不可,其实这个结果一开始就在心里定型了,唯独缺一声他人的肯定。后来慢慢知道,有些问题,答不出的,都只能用沉默来缓冲了。所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为了强求得到和心里一样的答案吧。自欺欺人是自己骗自己,哄是他人骗自己,“作”就是为了后者。

不管是电视电影还是现实证明,如果你觉得他没那么喜欢你,那他就真的没那么喜欢你。而这个答案不管酝酿出肯定还是否认的结果,都是具有伤害性的。

我是在追问了S许多遍为什么他会知道我掩藏心事,挥发负能量的博客而S照旧不回答的那一刻,觉得自己好像被看穿了阳光的另一面,阴暗的无处躲藏。我看着他淡色的瞳孔,却怕打扰了这安静的画,于是我也小心翼翼的呼吸,歪着脑袋看着,想着如果眼神也有记忆就好了,记下这一刻变成永恒的美好,难过的时候拿出来瞧一瞧,觉得他这一笑就能驱散整个阴霾了。

我不敢断定爱或被爱,我只是喜欢这样做,就这么做了。

 

下次放一首我爱的已经做了N次背景音乐的音乐吧。 : )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