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心甘情愿老干妈  

2015-12-11 12:18:35|  分类: 時光茚°__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只能解释是因为我的太闲暇,所以脑空间总会执念去追求实在的答案,并且简单的两极化,不是是就是非,不是黑就是白,同样的,不是在一起就是分开。而我最后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又如何呢,当时思维顿了顿,竟接不上话。现在想,不过是图个眼下的安全感罢了,而来自于他人的安全感又是游离的,终究没有实在的感觉。

作死的循环就是这样,自我解答又自我否定,自我想通又自我设限。

 

我没想过S会喝的半醉出现在我面前,并且之后,越来越意识模糊。氤氲热气的火锅店里人声鼎沸,翻滚的辣汤,来回走动的忙碌服务员,和此起彼伏的吆喝。从店里出来的时候雨正大,半价的咖啡,从一小时前可以暖手的温度到后来喝不掉而拿着嫌碍事。我是那种会偷偷在人家钱包塞钱的好人兼傻逼么?反正我就是这样拿着碍事的冷咖啡,挂着包还挂着伞,搀着S摇摇晃晃走路躲雨,进便利店的时候给老板道歉说添麻烦,出便利店的时候再次给老板道歉说添麻烦。我给开车的S的朋友指路,过家门而不入,打开车窗让雨肆意飘进来,感受到凉意,冷却了发烫的脸颊。然后在会议中心的偌大停车场中来回了两遍才找到停在院落深处的S的车,雨打的落寞,之后朋友和我费劲的把S从一辆车拖到另一辆车,像个沉重的玩偶。告别了最后一个朋友,耳边就只剩呼吸声了,我不知道该去往哪个方向,被一辆辆车超越,眼前只剩红的白的光晕一片。

十二点的时候我在东环便利店外喝酸奶,正对着我的小区三楼有一户人家的灯还亮着,直至一小时后我带着喝了一半的酸奶离开,依旧亮着。两点多的时候我在自家小区的路灯下打了一局三分钟不到的消消看游戏,回家取掉了隐形眼镜,洗掉了全身的火锅味,并且带出了厚外套披着。敌不过入冬寒意,半夜被冷醒,见路灯都熄了,房屋连同主人一起沉睡,左边工厂还通明,能听到远处传来微弱的机器夜以继日的声音。再三个小时后,我已经在姚记吃着余温几乎退却的油条和粢饭糕了,唯独甜豆浆是热的,顾客三三两两,我想大家精神可真好。再后来,我又回到东环的便利店附近,孤独的像旧上海的路灯照着我,睡意侵袭。再醒,就是七八点光景,晨光熹微,卖早饭的包子铺开门了,挖土机也开始工作了,孤独的路灯灭了之后和阴天是同一个颜色,裹得和粽子一样的大叔大妈开着电瓶车而过,人行道上有人早起了遛狗,原来早晨的声音是丰富的,包子的热气有声音,挖土机有声音,路灯的灯罩有声音,至于电瓶车声,狗狗的脚步声,刹车声,讲话声,就更热闹了,丝丝缕缕的从清晨的静谧中抽离出来。八点半时候走高架回家,觉得自己神志都不定了。

这是我在车里度过的第一夜,做了一回彻底的夜行者,几度清醒又几度朦胧睡去的我,和,一直沉睡着散发酒气的S。

 

又是一段神奇的对话,发生在周六下午堵的跟便秘似的西环高架上,堵车和下雨是令人讨厌的绝配。

我问,“这是你喜欢的状态么?”

被反问,“这是你喜欢的状态么?”

反驳,“这不是你喜欢的状态么?”

被反驳,“这不是你喜欢的状态么?”

我沉默……

“你觉得现在这样有压力么?”

“没……”

“你觉得现在这样有压抑么?”

“没……”

“你觉得现在这样有开心么?”

“有……”

“那不就好了?”

我“竟无力反驳……”

2015.12.7.5:50p.m

 

只是找个人聊聊天的话,我也许会高估自己的存在价值。没有喊出口过的名字,不主动的亲吻,一半时间都是静静的各做彼此的事,自顾自的喝水,抽烟,偶尔搭话,两三回合就完结。曾经想象过的陪伴就是这样的状态,真如此了,又觉得缺了些什么,是少了共鸣,觉得安静的别扭,所以怀念吵吵闹闹的日子了呢,还是依旧不在一个频率,找不到一个舒服的交往姿态,这么各做各的,就各到两个天差地别的世界里去了。

借用别人的话说就是:你真难伺候。

好像不胡思乱想就会死掉一样。

 

早起走在银杏叶布满大半个视线的人行道上,想起自己曾有一次出地铁站走去来客茂,二十分钟的路程,因为下雨而变得泥泞的路,落满的银杏叶,还有一次是简直下班回家走过凤凰街,看见有人拿着竹竿打银杏,掉了满地,所以当时我就以为,能看到灿烂的漫天金黄的时节遗憾的已经过去了,谁知道今天的早晨遇见了惊喜。只是道路拥堵,没能感受到地铁的安逸,到处是,焦躁的司机,不安的公交乘客,和乱闯的路人。

有人说吃手抓饼,要正面一个蛋,反面一个蛋,生菜加沙拉不要番茄酱,里脊肉和香肠缺一不可。我当时脑补了一个巨大的手抓饼,鼓鼓囊囊的。这就是我今天早起的动力了。然而走过三四个公交车站之后依旧没看到一个早饭摊子,我朝巷子深处张望寻觅,终于在一五金店门口找到了孤苦伶仃的蛋饼摊,然后心满意足的消灭掉,虽然,没有完成手抓饼的心愿。之后在办公室这里的地铁站买下了十块钱六个的长发的枫糖羊角面包,每天两次经过地铁就每天两次被这奶香所吸引。

无奈的是,被当作午饭的羊角,因为没掌握好烘烤的时间而变得被人调侃成“焦糖羊角”,被姐姐发现的时候,已经是烤箱冒着烟,且缝隙中流窜出焦味,久久不能散去的程度了。觉得自己离暗黑系列的厨娘道路又近了一步,并且仍在不懈努力着。

2015.12.09.2:39p.m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